对话近一年股基冠军郑泽鸿:“择”能源革新之机 展核心制造“鸿”图-股票-金融界
本文摘要:华夏基金郑泽鸿的火,其实开始于去年最后几个月。  去年四季度那波新能源车板块的大涨,让CS新能车指数从9月末的2594点一口气窜到1月份的高点4528点,他的华夏能源改革很多“加

  7、问:军工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制造业行业,波动大,你如何看这个行业的机会?

  华夏基金郑泽鸿的火,其实开始于去年最后几个月。

  上一波周期我还历历在目,15-16年那会儿,大家采访不少专家时,价格最初涨,不少专家就说开工率还不是非常足,感觉价格应该不会超越12万,其实没多长时间就到了16万,然后所有行业的专家也都是相对比较守旧,感觉不会超越20万,然后后面最高冲到了40万。然后到40万的时候,当时我去问那个行业最大企业的董事长,他们觉得价格不会跌,但我当时判断价格可能要跌破20万,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不会。说这个的意思是呢?行业内部的人,即便对行业一手数据都学会的那样了解的人,都不肯定能看了解行业的进步。或者大家站在外面看,大家对行业的需要知道是很多的,而且总是这时你要相信经济学的规律。

  郑泽鸿:军工为何今年波动非常大,其实跟这个行业的历史有关系。军工板块其实是市场风险偏好的一个标志。大家说前几年军工行业,第一大多数人觉得它不透明。当市场风险偏好时,就去炒一把以主机厂为代表的军工,而且营业额总是不兑现,当然这是前几年的军工行业。

  经济学什么规律呢?就是它必然会让这个东西涨过头,商品价格疯涨,行业暴利,新的产能很多进入,最后供过于求,大多数人就亏得裤子都没了,然后产能再退出。其实这也是这种“周期成长”行业比较有魔力的一个地方,假如你跟得太细,总是有时你会跟产业人一样,你只看到某个环节的东西,你没看到全貌。但你对行业不知道,不做深入的跟踪,对达产周期不知道,也不可以。

  郑泽鸿也是华夏基金正在崛起的“中生代”权益基金经理之一。他们在先进制造、消费、TMT等赛道触觉敏锐,深挖牛股,营业额出色。日前,郑泽鸿就自己超额收益的出处、为什么看好制造业升级等话题与资金投入者进行了深入交流。他强调行业角逐格局总是比行业增速、天花板更为要紧。不把长期的问题想了解,短期的波动你就非常难去应付。让大家来听听他的精彩推荐。

  还是那句话,你想了解了一些资产的长期问题,短期自然就有办法去应付。譬如你由于短期原因,譬如开工率好,或者经济复苏,买了**,你就必然会由于开工率变差、复苏不达预期卖掉**。所以假如你是基于短期原因买的,你长期可能就赚不到这个钱。可能你看短期是对了,但你长期下来可能就是错的。

  我常常把目前的中国今天制造业升级类比20世纪六七十年代德国和日本对美国的赶超。那时也是一轮技术进步周期的一个末端。那时是汽车工业,当时的领先者也是美国,德国的宝马这部分公司把美国的通用、福特打的很惨;日本当时的电子工业,包括索尼、松下,包括工程机械里的小松,也是在全球大放异彩。

  “冠军”光环之下,郑泽鸿是一位谦和又低调的基金经理。在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获得经济学硕士后,他于2012年6月加入华夏基金。2012年到2013年期间任纺织服饰和造纸轻工行业的研究员,2014年任电力设施、新能源行业研究员,覆盖电力设施、新能源、工控、机械等行业板块,在对制造业的子板块研究了一圈后,2016年开始担任新能源和节能环保组组长。

  郑泽鸿:譬如精细化工不少范围,不少商品以前没法生产,技术突破不了,只能进口。譬如说MDI(编者注:生产聚氨基甲酸酯的要紧材料)。十几年前,国内龙头公司全球的市场占有率就几个点,目前到了30个点,而且这个商品已经做得比国外同行还要好,本钱要做得比他们低。初期追赶阶段,你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打价格优势,到了领先阶段,可以卖得比国外的龙头价格还要贵,譬如MDI就非常明显。消费电子、工程机械目前也是从追赶到领先的过程。

  我拿六氟磷酸锂(编者注:锂电池电解液的要紧原材料)这个上游环节举例。我经历过它几波周期,从16年到17年,它是从7万涨到了40万,从17年到20年的上半年又跌回到了6-7万,目前又从7万涨到二十七八万。

  5、问:制造业虽然有阿尔法,但摆脱不了贝塔属性,因此不可回避回撤这个问题。

  也是在这段时间,郑泽鸿看到了新能源,尤其是上游原材料、中游制造的机会,主动提出发行一只行业主题基金,华夏能源改革因此在2017年6月诞生。过去七八年间,他见证了光伏、动力电池等行业一轮轮的洗牌,过去的风流人物大浪淘沙,让他对这个板块“周期成长“的特征有了深刻的把握。他强调深度研究,前瞻布局,敢于左边资金投入,逆向资金投入——这也是他屡屡能在行业拐点到来前布局,从而享遭到完整上涨周期红利是什么原因。

  “周期成长”行业的魔力

  在我看来,中国的制造业升级,是我长期很看好的方向,我觉得这个阶段就是中国制造业升级的一个黄金时期。新能源其实就非常典型。新能源可以说是目前最好的制造业,为何?由于这个行业空间很大,第二,产业链各个环节的龙头在中国,而且这部分龙头经历了技术从追赶到领先的一个过程,将来能充推荐受这个行业的红利,这是很好的。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角逐格局。角逐格局说到底也是一个周期成长,供给的出清。其实17~19年,供给出清是持续在发生的,比如电池,标志性事件是当时行业老三沃特玛破产,包括比克电池的坏账,出现这样的情况,你就知晓行业的角逐格局在改变。包括像隔膜,15~17年的时候投了多少家工厂,常常碰到上市公司回收隔膜公司,但到了19年之后,之前回收的不少都破产了。这就是一个行业格局的变化。中游跟上游不同,它的价格弹性是比较弱的,它最大的变化就是角逐格局。一个行业的角逐格局假如变好,天花板又高,那样它势必会进入到一个很好的增长过程。

  郑泽鸿:我12年毕业就加入华夏基金。先是看纺织服饰和造纸轻工两个偏消费的行业。这是两个小行业,虽然机会不多,我也还是挖出了不少涨幅很好的股票。14年开始覆盖电力设施、新能源,也包括工控、机械等。2016年开始担任新能源和节能环保组组长。17年时新能源行业表现确实也最好,所以大家组提出了成立能源改革这只基金。

  新能源整体涨幅大,但其实内部不一样的环节,不一样的公司还是有差异的,特别在不一样的时间点上,它的表现还是不同的。阿尔法就来自你提前判断重大环节的一些拐点,拐点上都做提前的布局,并且仓位上做足。

  郑泽鸿:第一一定是乘上了行业的东风,新能源行业在过去一年表现确实很好,行业指数本身涨幅就很大。

  短期自然有办法

  看回撤:长期问题想了解

  过去军工行业是不看营业额的,炒的就是Beta和市场的风险偏好。今年由于利率要提高了,要收流动性了,不少老基金经理就会卖军工。但其实军工行业从内部已经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新的装备的列装,并且这几年优质的民营企业上市公司愈加多,那样跟以前纯炒国企不兑现的那种差距是很大了。军工行业有一个好的特征,因为它天然的性质,不少环节的角逐不像其他行业那样激烈,可能某个环节它的提供商就两家,甚至是一家,价格降低重压没那样大。伴随商品设施型号的放量,完全能享遭到这个行业的增长。所以我感觉伴随市场对军工行业认知的逐步改变,我是看好军工行业的。(CIS)

  军工行业从去年开始已经发生明显的变化,这个变化我感觉没被核心的市场同意,这个变化是什么呢?新的一代军用装备开始列装了。列装之后,会带来整个产业链,特别是偏上游的上市企业的变化,由于它一旦列装,它是比较长周期的过程,会带来整个军工产业链特别偏上游的营业额进入长期高复合增速的阶段。

  这也是为何我感觉我的华夏核心制造(A类012428;C类012429)这个时候发行是一个很好的时间,由于我看到不少出色的中游制造业都由于这部分短期的原因有比较大的回撤,长期来看一定是布局的时点。

  郑泽鸿:我资金投入的一个尤为重要的一个理念是,资金投入必须要打造在你的长期的认知上。你看好一个东西,是基于你长期的一个认知。假如你不把长期的问题想了解,短期的波动你就非常难去应付。

  郑泽鸿:长期来看应该忽视这种波动。短期的话每一个人对自己组合的考虑,会有不一样的怎么看。在我看来长期来看这种波动是可以忽视的,由于它其实今年跌的重要原因,一个开工率,一个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中游的价值率压缩,这其实都是短期的。其实你发现任何一个股票,上涨和下跌,永远都是有两面的,股价上涨了,可能看好的是你长期,下跌可能看的是你短期,这时就是你组合管理需要去平衡的问题。

  4、问:有没一些具体的例子?

  中国制造业的优势是什么?在我看来,说大了叫康波周期,康波周期事实上就是技术进步周期,大家其实是处在这一轮技术进步周期末端的地方。末端的状况下,领先国的技术进步放慢了,中国是作为追赶国,通过强大的学习力,在方方面面会达成从追赶到赶上的过程。

  6、问:譬如工程机械某龙头,大伙都看好它将来全球市场份额会愈加大,但其实今年也跌了,由于有国内开工率的利空,像这种波动你会去想方法避免吗?还是你感觉只须好公司就好了?

  15~19年,不少行业确实空间翻了不少倍,产值也扩大了不少,但不少上市公司没出收益,为何?是由于角逐加剧了,价格在降低,增收不增利。19年之后,这个行业为何变好?就是这个环节的不少公司杀出来了,目前新进入者基本不太可能了,已经不可能了,是老的龙头去扩张。所以其实行业的角逐格局总是比你的行业增速、天花板更为要紧。

  2、华夏能源改革过去一年的收益率相同种类第一,你的超额收益来自哪儿?

  1、能否讲讲你的从业经历?

  郑泽鸿:确实是。你说到回撤是整个组合的回撤。新能源行业就非常典型,行业在涨的时候都涨,跌的时候都跌。由于你作为一个行业基金,有些时候你的回撤就是会大。那样制造业其实好不少,由于你是通过布局不一样的行业,譬如新能源和工程机械的有关性就没那样大。

  中国制造业:从追赶到领先

  去年四季度那波新能源车板块的大涨,让CS新能车指数从9月末的2594点一口气窜到1月份的高点4528点,他的华夏能源改革很多“加粉”,4季度净值大涨87.3%,叠加份额流入,规模从3季度末的20.8激增至年末的103.7亿。

  3、问:你在高档制造这一块的资金投入办法,能否展开讲讲?

  光伏其实也一样,十几二十年前,不少环节的东西都需要进口,但目前光伏各环节,硅料、硅片、电池片组件的龙头全在中国,由于你国外公司商品水平做不过我,本钱也做不过我。

  年后A股暴跌,新能车板块也随之调整,但华夏能源改革规模反而持续增长到1季度末的162.79亿元,个人持有人达141万,成为全市场规模最大的“能源”主题基金。5月底,新能源车板块第三躁动,华夏能源改革28日、31日单日涨幅分别达4.13%、4.4%,近一年涨幅达153.09%,这意味着这只基金摘得全市场股基的1、!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